【投资投什么】直播带货信托眼泪

  • A+
所属分类:实时资讯

统一个直播间里,一家工厂可以循环倒闭几回?

“又一家工厂倒闭了,商家联系我收尾货,鞋子进价70元,我砍到10元,10万双我全清了,人人记得去下单。”

哭诉、争吵、妥协,在抖音一老表家鞋服的短视频和直播间里,主播和商家你来我往,砍价一针见血。主播句句不离家人们,声称这个价钱闭眼入手,买贵赔付,而商家则在全力争取不降价,与主播斗智斗勇。

类似的剧情式卖惨带货的情景,充斥在一个个直播间内,抖音、快手、淘宝等平台无一幸免。

直播带货经由2020年的狂欢,资源、流量、品牌已经向头部主播群集,留给那些中腰部以及刚进场的主播,时机越来越少,为了吸引流量进而带货,打造卖惨人设、编造离奇故事、演戏炒作,成为他们最常用的方式。

直播带货,进入了一个卖惨时代。

为了家人们,倾家荡产

3月23日,抖音账号老表家鞋服又宣布了一条短视频。

视频中,“小表哥”左手插兜,右手指向一个商家,他注释称,又一家工厂倒闭了,商家联系他来收尾货。

十万双的鞋子,堆满了整个厂房,商家面露难色。俩人一边交流,一边打开鞋盒,老爹鞋、平板鞋、运动鞋等各式品类,应有尽有。

一番铺垫后,小表哥直入主题,“全清的话,若干钱”,商家环视周围,纠结、心疼,他说出了一个价钱“全清就是处置价,30元吗”,小表哥瞬间急了,“这样的货还要30?处置就要赔钱,我说一个价,5元”,商家的两只手攥在一起,眉头皱起,他声音哆嗦的说,“一双鞋成本价都70、80元,5元我得亏死了”。

小表哥转身就要脱离,商家最先哭诉、挽留,并最终商议了一个9元的价钱,小表哥全清了。

这只是老表家鞋服宣布的其中一条短视频。从去年9月29日,小表哥最先拍摄工厂倒闭题材的视频,仅在这一天,他就宣布了5条,内容一模一样,点赞量很低,在20个左右,但相较于之前的视频,已经算是好的。往后,小表哥最先日更,而点赞量也随之上涨,最高的一条甚至跨越了8.5W,其他点赞量则在30-200之间,有时也能破千。

有趣的是,在小表哥的每个视频中,都是统一个工厂,统一个商家,甚至连文案都没有改变。

谈论区有人想要联系商家“老板能留一个联系方式么,我想要一批货”,有人挖苦“戏演的不错”“双簧唱的不错”“25元,给我来两千双”。

但小表哥一直没有回复。

相较于小表哥,快手上的另一个主播,对这种套路,显然加倍熟稔。

4月14日晚7:30,小鲜女(海鲜)准时泛起在直播间,像往常一样,她一边大口吞咽食物,一边解说各种海鲜食物,屏幕之外,小鲜女的老公配合着,改价、上链接,同时还要抚慰她的情绪。

“家人们,新鲜章鱼花,其余主播5袋99.9元,今天在我的直播间,只卖59.9元”

但谈论区似乎并不买账,“7袋”“7”“777”在小鲜女的直播间转动泛起。

“7袋真的卖不了”,小鲜女回应谈论,她的双眉紧戚着,眼神含泪,大口大口地吸气,一只手放在胸前,她在全力注释,这个价钱已经赔本,真不能加送一袋。情到深处,她将脸侧向一边,向屏幕外的老公求助,整个时代,小鲜女的情绪,从激动、失踪、伤心、生气、再到喜悦、激动......。

情绪失控时,她曾一度想下架商品,不卖了,甚至还扇了自己一巴掌。幸好,屏幕外的老公阻止了小鲜女。

而谈论区,有人心疼,有人还在刷着7袋、9袋,有人已经武断下单。

近5个小时的直播里,小鲜女推广了23款产物,飞瓜数据显示,销量预计在1650件,销售额为10.9万,小鲜女又涨了462个粉丝,她现在的粉丝数有149.9万。

小表哥、小鲜女还在依赖拙劣的演技,卖惨带货时,抖音上的一个名叫“秃顶哥”的百万级网红,已经靠卖惨人设,乐成出圈了。

在秃顶哥往期的视频中,他有着多重身份。尊长眼里,他是孝顺孩子,曾驱车2000公里,辅助一位生疏老人找多年不回家的儿子;他是好哥哥,为了帮有身的妹子要回欠自己的钱,他被小混混一顿痛打,最后胳膊受伤打了石膏。

依附着夸张的演技和凄切的剧情,秃顶哥在短短几个月内便收获了近140万粉丝,几个小号也连带着热度,增进了近100万粉丝。

秃顶哥和团队最先追求变现,频仍活跃在抖音直播间。他一边痛斥那些不孝后裔,为弱势群体伸义,另一边则呼吁粉丝拯救孩子、辅助老人,在他直播间下单买器械。一个月内,秃顶哥收入在2000万以上。

互联网时代,荒唐更能引发人人的猎奇心。在“秃顶哥”们的直播间,所有人被迎接、被默许、被约请,来围观这种荒唐。猎奇日复一日,在直播间里循环往复,最终都化为流量和数据。

章鱼花后,小鲜女又上架了一款无骨鸡爪的新产物,她的情绪又最先不稳固了。

带货不流泪,直播难上位

卖惨带货,一波已死,一波又起。

2018年,网络上的一位“滞销大爷”突然走红,许多网友自制神色包挖苦,诸如“玛莎拉蒂滞销,帮帮我们”等“XX滞销”的句式,再配上“滞销大爷”的图片,被取笑得体无完肤。

这背后,事实上是陕西省临猗县针对滞销苹果做的一个电商营销,随后当地政府,一纸声明,揭开了临猗滞销4000万斤苹果的虚伪事实。往后,种种滞销的卖惨式营销都被扒了出来,其中一位历尽沧桑的“滞销大爷”多次泛起在差其余农产物滞销广告上,也因此,网友戏称“滞销大爷”能够带火一切。

这是电商平台时期,农产物卖惨营销,最常用的方式,价钱低廉的水果,加上具有悲情的老农人设,击中着宽大网友们的同情心。

短视频和直播风口骤起,这一套路又故技重施。

3月份,抖音平安中央宣布《“卖惨带货、演戏炒作”违规行为处罚公示》。通告称,平台已对卖惨带货、编造离奇故事、演戏炒作等行为举行违规处罚。近30天内,处置相关违规直播间446个,封禁违规账号33个,“秃顶哥”“徐忆情绪电台”“权哥讲情绪”“聊城-”等12个百万粉丝主播一夜被封。

在这些被封的账号中,卖惨式的带货行为,大致分为三类。

一类是,以调整情绪纠纷为名的卖惨带货。主播在直播间编造婆媳矛盾、出轨、停业、未成年寻母等故事,演绎调整家庭矛盾、情绪纠纷等夸张情节,并以此博取用户的同情心,诱导人人购置直播间内的商品。例如,“让我们伸出援手,帮帮这对失散二十年的母女重聚,您每购置一支手镯就是在为他们的团圆尽一份力。”

一类是,编造离奇剧情博关注来带货。剧情夸张到什么水平?“刚出生就会叫爸爸妈妈”,“89岁奶奶生了8斤重儿子”,“丈夫去世6年,打工途中又重逢”,在这些主播直播间内时常上演。

另有一类,则是行使用户的同情心来带货。例如,主播会经常在直播间里演绎团队矛盾、债务纠纷等剧情,并以此为由头,降价,甚至倾家荡产,来强调商品的价钱优势。

“不能再贴啦!贴若干了?我们贴了2000万了!”“你自己还开着拖沓机呢”

2020年双十一,抖音网红岳老板因在直播间认真宣传一款钻石项链,巨亏2000万的夸张演技,迅速出圈。直播间里,这款子链原价1600元,降到598元,为了冲一个亿的销售目的,回馈粉丝,岳老板直接以津贴的形式降到了98元。

大呼、争吵、摔器械甚至肢体冲突,是他们常用的套路。

岳老板直播界面

抖音快手平台整理事后,一些打着卖惨人设的主播销声匿迹,但为了吸引粉丝、增添销售额,小主播们依然在卖惨边缘试探。

现在的直播间,卖惨带货的方式,已经发生了演变,剧情照样谁人剧情,套路依然是谁人套路,但猛烈水平已经不像之前那么夸张。

一种是主播和商家连麦,通过咆哮式砍价来带货;一种是主播和几个牢靠演员,相互配合,主播一轮轮降价倒贴,演员阻拦、生气、哭着脱离直播间,上演团队冲突式的带货;另有一种,则是打着“工厂倒闭”“血泪清仓”的题目,但直播间却是正常卖货。

直播带货的本质,仍是营销,直播是形式,带货才是基本。而对主播而言,除了粉丝打赏,卖广告和产物已经成为最主要的变现之道。从果园老农、情绪教主,到视频博主,再到主播,网红人设一波未平一波又起,但追求商业变现的内核从未改变,其中很主要的一种变现渠道就是销售商品。

以是无论是打造悲凉人设、编造离奇剧情、制造冲突,本质都是为了吸引流量,与粉丝形成粘性,随之而来的即是种种套路之下的商业变现,或打赏或卖货。

有句话是这么说的,秀场不演戏,赚钱都艰辛;带货不流泪,直播难上位。

新瓶装旧酒

铁打的人设,流水的主角。时代在生长,卖惨也在迭代。

《唐伯虎点秋香》里,周星驰在华府门口,与人比惨,祭出“卖身葬父”的桥段,没成想,江湖代有高人出,对方直接“卖身葬全家”,焦点就一句话,惨不外你算我输

周星驰后,江南皮革厂的老板黄鹤,又确立了一个新门派。在“清仓甩卖,最后三日”的卖惨式营销上,有了质的升级。

“浙江温州,浙江温州,江南皮革厂倒闭了,老板黄鹤欠下3.5个亿带着他的小姨子跑路了……”一度成为横行中国多年,摆地摊卖皮包的“营销圣经”。

卖惨是门手艺活么?固然。周星驰在学,江南皮革厂的老板黄鹤在学,果园老农们在学,就连视频博主也在学。

在知乎上,有人挖苦,曾经的B站有个卖惨区,“题目一定要吸引人,卖惨重点不能少,参考XX病+人+正能量逆转的花样,好比癌症晚期xx徒步几十里,渐冻症xx日渐好转”。

新京报曾报道称,这些号称掌握了“财富密码”的UP主,大致分为两类:一类是病例卖惨型,主要形貌病人的一样平常,癌症、抑郁症和人格盘据症等是普遍病症;一类是受害者求助型,UP主主要是被性侵者、被网暴者或者有同性恋被怙恃赶出家门的履历等等。

可见,套路照样谁人套路,只是被后浪们又玩出了新名堂,新瓶装旧酒吆喝一番,总会有一些不明真相的粉丝们上套,乖乖掏钱。

到了短视频和直播间,卖惨这项手艺活,甚至已经到了需要依赖团队、演技甚至剧本谋划的水平。

小葫芦大数据宣布的《2020直播电商白皮书》显示,2020年直播电商带货金额到达9610亿元,同比增进121.5%。其中,介入带货的品牌在4-11月暴涨跨越13倍。而在2021年,直播电商规模将有望突破2万亿。

但即即是在风口,直播带货领域能够真正闯着名堂的,也只有一类人,自带流量的主播。去年下半年,百位主播带货金额1130亿元,其中仅前10名主播销售金额就跨越630元,占比跨越55%,薇娅、琦和辛巴排在前三。

“直播行业的头部效应异常强,而且它们没有空间限制,远比传统线下的网红店更能收割。以是绝大多数厂家、品牌方宁愿赔本也要挤到各个大主播的直播间。现在新主播想要获得人气和流量确实异常难。”某MCN机构认真人张海腾曾示意。

直播进入红海,更多主播也最先依赖升级版的卖惨式营销,获取粉丝,并充实行使用户希望打折和占廉价的心理,指导用户下单。

在这些直播间里,无论他们怎么演出,手机前的你,永远都占尽了廉价。主播们也一直在起劲成为谁人宁愿倾家荡产,也要给“家人们”带来福利的人。

就像影戏《大空头》里那句经典台词一样:整个天下都在虚伪狂欢,少数的局外人和怪才却独具慧眼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