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PAC延续火热行情,遭芒格警告

  • A+
所属分类:投资理财

SPAC数量与募资额超越传统IPO,风险与机遇并存。

近日,SPAC一词的出镜率极高,前有贾跃亭的FF计划通过SPAC在美上市,后传李嘉诚拟通过SPAC上市集资4亿美元,而新交所在近期展开了相关的咨询,港交所日前也表示将研究不同的上市渠道。

种种消息都表明了在美国盛行的SPAC,在不久的未来将会进入各地的交易所,成为新的上市融资渠道,各地的投资者也会面临多一种投资选择。

SPAC空前火热

SPAC (Special Purpose Acquisition Company) 特殊目的收购公司,是美国公司上市的一种途径。

2020年美国的SPAC规模快速增长,通过SPAC上市的IPO数量达到248家,是2019年的4倍之多,总募资额为833.43亿美元,较2019年上升了约513%。其数量与总募资额均占当年美股IPO数量和募资额的五成左右,与传统IPO上市并驾齐驱。

进入2021年,SPAC上市潮并没有降温,截至目前,仅仅三个月的SPAC IPO数量已有178家,总募资额553.14亿美元,超越2020年的一半,疯狂仍在继续。

那么SPAC上市与传统上市方式有何不同呢,为何大家前赴后继,都想赶上这趟车?

SPAC上市是指先把一个只有现金、没有实际业务与资产的“空壳”公司上市,再用这个壳公司去并购经过尽调或沟通的优质公司。

SPAC最大的特点就是短平快,流程比IPO与借壳上市简单,发起人的前期投资较少,上市流程仅需要3-6个月,上市确定性较高,之后在24个月内完成整个并购过程。比起需要过五关斩六将的传统IPO上市,那可轻松太多了。

SPAC向SEC提交Form F-1时,会设定未来潜在收购公司的行业、数据等,有些SPEC上市前会先明确投资标的,事先进行沟通与尽调,如贾跃亭的FF。而有些SPEC会在上市后再寻找标的公司收购。

资产规模不够大、又急需资金支持的高成长性公司往往成为收购的潜在目标,这些公司竞争壁垒明显、商业模式相对成熟,且业绩突出,在科技、医疗、高端制造、教育等行业标的较多。如全球激光雷达第一股Velodyne,自动驾驶传感器供应商Luminar等等。

SPAC壳公司与急需资金的公司合并之后,成为新的上市公司,壳公司完成了投资,急需资金的公司完成了上市,得到了资金。对于中小企业,这成为了一条可以绕开IPO严格审查的上市快车道。

机遇与警告

许多企业希望借助SPAC上市,这波浪潮自然也带来了SPAC投资市场的火热。

投资者可直接参与投资SPAC或通过SPAC ETF进入市场,虽然从第一只上市的SPAC ETF看来,今年的收益率要高于标普500,但也存在波动性较大的特征,且每只SPAC的表现各不相同,高质量与中低质量的SPAC表现差距相差很大,其中收益最高的SPAC——DraftKings达到了674%。

对于投资SPAC,投资者最看中应该是SPAC管理团队的投资能力以及谈判能力,这一点与“基金”类似。

在SPAC并购过程中,作为SPAC壳公司的投资者,享有一定保护机制。投资者具有投票权,选择是否要进行并购,并且可以在并购结束前通过二级市场交易所持的证券单位,也可以在投票后选择是否要赎回所持的证券单位。倘若并购计划失败,资金也将退回给投资者。

在供应方面,美国的优质公司是有限的,这也导致了许多SPAC公司都在寻找中国的独角兽公司作为潜在标的(超10亿美元估值),中国的投资者会有更多的机会接触到SPAC。

目前,市场上有多达344家的SAPC公司正在寻找标的,已经明确了并购标的SPAC有98家。

这也预示着许多中小企业有机会通过SPAC上市,但宽松的制度也造成更多的低质量企业上市,这也给投资者带来一定的风险。

芒格在2月24日评论SPAC时警告众人,SPAC将会在某个时间以糟糕的方式结束,给现在“过于疯狂”的SPAC市场踩了一脚,表示不看好这个市场。

小结

在美国如火如荼的SPAC是否会继续疯狂下去,或是如芒格所言,结束于某一时点,现在还不得而知。

但就目前趋势来看,SPAC走出美国,被世界各地的交易所通过不一样的标准和制度实行,是很有可能的,投资者应尽早了解这个不同于传统IPO的热门市场。